提供深圳电子烟加工 “电子烟第一股”上市首日迎股价大涨电子烟踉跄起舞

本报记者蒋政北京报道

“电子烟第一股”Smol International(06969.HK)的上市,再次引起了这个沉寂已久的行业的关注。

作为行业龙头的斯摩国际于7月10日在香港上市,当天股价飙升150%。多家券商和基金的工作人员前往位于深圳的电子烟工业协会办公室,重新审视该行业的发展前景。与此同时,多个电子烟品牌获得融资的消息不断传出。

只是,与capital市场的活动不同,现在的电子烟企业已经不像2019年那么高调了。国内市场线上渠道被封,线下渠道被严监管两个月,很多电子烟品牌的线下布局不再放在市场重要商圈的一线,开始走“农村“围城”迂回路线。海外最重要的市场受疫情影响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我们从不怀疑电子烟的未来,它迟早会迎来爆发。国家相关政策只是为了规范电子烟市场,这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们期待传统烟草企业与电子烟Enterprise合作,让中国的电子烟发展得更好。” China电子烟协会主席欧俊彪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博客、微博)》记者。

资本已准备好移动

“近期,多家券商、基金公司密集走访协会,调研了解电子烟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和监管政策。” 7月14日,中国电子烟协会,协会秘书长奥维诺告诉记者。

这源于电子烟giant Si Moore International的国内上市。 7月10日,公司正式登陆港股市场,首日股价迎来150%的涨幅。

这对电子烟 行业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此之前,电子烟曾被外界视为“坏小子”。在国家政策层面,2019年底出台政策加强对电子烟行业的监管,不少电子烟企业陷入被动局面。如今,行业领袖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让更多电子烟企业再次看到希望。

电子烟行业观察家石磊告诉记者,Smole上市后,整个电子烟行业还是很兴奋的。据其透露,部分电子烟代加工企业已开始积极联系下游客户,为电子烟品牌提供服务。

Ledu电子烟相关负责人陈以新提到,龙头企业的上市再次引发了电子烟行业的关注。据行业媒体《蓝洞新消费》报道,非wo电子烟今年年初完成1亿元融资。不是我电子烟CEO蔡绍东向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据他透露,投资人为深圳前海彩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该品牌还获得了烟草供应链上市公司金石科技(002951,股份)的投资。 “交易对手是战略投资,持有公司不到2%的股份。”蔡少东说。资料显示,金石科技主营业务为烟标等包装印刷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客户包括湖南中烟、四川中烟、云南中烟、重庆中烟、贵州中烟、安徽中烟等。

另外,另一个电子烟零售渠道品牌来言刚刚完成了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吉豆资本。来研联合创始人卢伟臣并未向记者透露具体融资金额,但提到融资用于市场开发和运营升级,为更多电子烟workers提供系统化、数字化的sales卖平台。

不少业内人士提到,与2019年相比,今年电子烟品牌获得融资的消息较少,但近期实际融资情况明显好转。根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4月份以来,电子烟行业仍以战略融资为主,行业内也出现了并购。 “其实很多电子烟品牌都拿到了融资,只是公司不再那么高调了。”石磊说。

其实,资本对电子烟行业的重新关注与其自身的盈利能力和前景有很大关系。这可以从 Smol 的招股说明书中窥见一斑。 2016年至2019年,SM国际的营收分别为7.070亿、15.650亿、34.340亿和76.110亿,当年利润为1.060亿、1.060亿1.890亿、7.340亿和21.740亿,毛利率分别为24.3%、26.8%、34.7%、44.0% ,净利率为15.0%、12.1%、21.4%、28.6%提供深圳电子烟加工,总资产收益率为26.6%、23.4%、41.9%、75.9%。

凯恒资本创始人吴志伟分析,电子烟从业务运营和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是一个不错的企业。不过前端电子烟供应链公司值得投资,直接投资电子烟品牌需谨慎。

蔡少东告诉记者,目前电子烟工业的产品创新、市场分享和行业身份都处于成长期,远未达到成熟阶段,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不再高调电子烟

在奥维诺看来提供深圳电子烟加工,业界过于关注电子烟,这对业界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Smol International 7月10日上市后,相关监管政策随之而来。

7月13日电子烟实体店,国家烟草专卖局召开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行动,部署视频电话会议。为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的侵害,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制定了《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行动计划》,要求专项检查,以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和更严的治理方式全面清理互联网电子烟售卖,全面加强互联网平台监管,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专项检查从7月10日开始,历时两个月。

频繁的监管政策让电子烟行业受到重创,海外疫情的不可控加剧了电子烟企业的困境。

陈奕欣提到很多电子烟小厂海外销售只能拼价格。去年底和今年年初,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许多小工厂和当地经销商为了清理库存而放了价格。 @ 低于成本价,但近两个月逐渐回升。

欧俊彪同时也是广东思格雷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格雷”,871818),是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电子烟制作公司)的董事长.他的公司2019年收入同比减少了一半以上,原因是当年美国加征关税和中国烟草总署发布的在线暂停电子烟政策。

“直到今年4月份,电子烟海外市场的销量开始回升。一次性电子烟卖很好。当时产品的空运从20涨130元一公斤,现在还在60元左右。”欧俊彪说。

对于思格蕾来说,内销占比不到5%,相关政策的影响并不是特别明显。然而,以国内市场为主,主打网络品牌的电子烟品牌吸电子烟,无一例外地受到了重创。罗永浩平台的Fulu电子烟和原香港中美烟总经理钟云钊创办的bink电子烟都与供应商、合作客户陷入经济纠纷。

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电子烟相关企业中,268家受到行政处罚,33家严重违法。 2019年电子烟关联公司的被执行人信息达到705次,创历史新高。截至7月15日,根据工商注册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共有1800多家电子烟相关企业被注销或撤销。其中,2019年3月15日以后被注销或撤销的企业有809家,约占总数的44%。

最新政策可能再次冲击电子烟行业。根据最新监管措施,对电子烟实体店、自动销售卖机等新渠道进行全面排查。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放眼全球,对于电子烟的政策监管,国家处于中间地带。事实上,在实体店里,电子烟确实是卖给未成年人的。国家的政策其实是在净化市场。 “监管好,行业没有监管就不能健康持续发展。目前我们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和刷脸的方式防止未成年人支付购买买。”陆维晨说。

只是频繁出台的政策让更多的电子烟enterprises选择低调。欧俊彪表示,很多电子烟企业都布局了线下门店,没有选择一线城市的核心商圈,而是搬到了三、四线城市。即便是第一线市场,他们也选择了边缘,走“农村围城”的路线。

同时,作为电子烟最重要的销售市场,美国的政策也在不断收紧。 SM国际的招股说明书详细披露了这一政策。根据美国规定,所有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产品的制造商都必须向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交上市前烟草申请。其中:Electronic尼古丁traditional system products(简称“老产品”)2007年2月15日不需要备案;现有产品(2007年2月15日至2016年8月8日首次在美国分销的产品)需要在2022年8月8日前申请备案并受理。在上述日期之前,该产品仍为可供出售;新的电子烟产品引入美国市场后,必须提交申请。

悦刻电子烟 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自去年9月启动美国烟草上市前申请以来,最早将于年底向美国FDA正式提交PMTA申请。 2021年,整个申请过程预计投资超过2000万美元,约RMB1.50亿。据媒体报道,Platinum电子烟最迟将于2020年第四季度向美国提交申请,预计投资1亿元。

这意味着很多电子烟品牌想要进入美国市场已经投入巨资。很多中小企业没有参与竞争的实力,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未来在哪里?

中国虽然不是电子烟的重度消费市场,但却是电子烟在全球的重要集散地。根据 Frost & Sullivan 的报告,全球 90% 的 电子烟 是在中国生产的,而中国生产的 电子烟 90% 用于出口。中国电子烟制造业集中在深圳,聚集了600多家电子烟企业。

China市场在2019年的市场产能为5亿美元。目前不允许在线销售,所有销售动作都将在线下完成。对于很多电子烟制作公司来说,这无疑是一次洗牌。

“线下,前期是靠钱做的。”欧俊彪表示,国内一个电子烟品牌选择了开大店的模式,每家投入几十万元,复苏相对缓慢。没有资金支持,很难玩电子烟。

刚刚拿到1亿元融资的非我电子烟可以说是吃饱了撑的,但蔡少东对此却保持冷静:“政府的监管政策其实在公司的预料之内。去年行业鱼龙混杂,没有办法分清公司的好坏,现在看的一清二楚。”

在蔡少东看来,目前电子烟工业的产品创新、市场模式、行业识别还没有完成。去年电子烟迅速扩张,但还远未成熟。 市场 仍有空间容纳多个电子烟 品牌。据了解电子烟招商,公司将在产品研发、渠道模式和客户等方面更加努力。

在卢伟臣看来,行业竞争加剧,品牌要有自己的护城河。对于电子烟渠道品牌,护城河必须有足够多的线下网点,才能形成网络效应和路径依赖。来研目前有十几家实体店和几百个smart sales卖机,希望在过去的一年里扩展到上千家门店和10000台卖机。

不得不提的是,悬在电子烟industry头上的监管之剑依然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电子烟工业市场运营监测报告》显示,虽然电子烟工业的市场目前在逐年扩大,但由于中国传统烟草消费者人口众多,国家对电子烟的监管政策逐渐收紧,行业发展前景需谨慎。

从2019年的短暂繁荣到2020年初的市场寒冬,电子烟产业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上述报道认为,政策导向的转变必然会加速小品牌的淘汰,也会鼓励一些电子烟行业龙头企业尝试开拓海外市场。不过,电子烟作为一种新型烟草,对财政税收意义重大,如果企业能够适应国家政策,中国市场仍有生存空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子烟招商加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ngdaopeijing.com/67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